首页 > 股票入门 > 阅文高级交易所血液股价暴涨20%,腾讯接手后方向调整加速变现

阅文高级交易所血液股价暴涨20%,腾讯接手后方向调整加速变现 000585股吧

来源:股票入门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193

4月27日,阅文集团宣布调整管理团队。现任CEO吴文辉、梁晓东、总裁尚学松、高级副总裁林廷峰等高管辞职。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任阅文集团CEO兼执行董事,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任阅文集团总裁兼执行董事.

业内认为,阅读高管集体"出走"和腾讯高管空降,与双方在付费阅读商业模式上的差异有关。"腾讯调整阅文集团的核心原因是为了加快变现,阅文集团最有价值的就是大量的版权。在目前影视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,腾讯想要加速占领市场。"资深文化产业投资人曹海涛告诉中国时报记者。

腾讯接手,股价暴涨

阅文集团突然人事调整被资本市场视为利好消息,股价连续两天上涨。4月27日下午,阅文集团尾盘快速拉升,收涨5.97%2525。28日延续涨势,午后收涨14.40%2525,报36.55港元。两日涨幅达20.37%2525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阅文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。旗下品牌包括QQ阅读、起点中文网、新立传媒等,拥有1220万件作品储备。阅文集团还导出了《鬼吹灯》、《盗墓笔记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清雨年》等一大批网文IP。近期,腾讯音乐推出了长期音频,还与阅文集团合作,共同孵化阅文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。

"对于我和创始团队来说,从中文网站开始到今天,我们完成了建立商业模式、整合优质资源的光荣使命。这种开放和决心,通过更彻底的管理变革,将推动阅读在业务创新、技术突破、IP建设、生态建设等方面迈上新台阶。"吴文辉辞职后说。

阅读集团高管集体辞职,启典网5位联合创始人:吴文辉、林廷峰、侯清晨、罗丽、尚雪松离职8年盛大文学。"逃跑"。其中,吴文辉被认为是中国网络文学的教父。曾任盛大文学总裁、起点CEO。2012年初,因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意见不合而辞职。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后,任阅文集团CEO。目前,吴文辉持有中国阅文集团25家2.67%25的股份。腾讯阅读收藏集团第一大股东,持股57.06%2525。

程武接任阅文集团CEO,是腾讯动漫和腾讯影业的负责人。2009年加入腾讯,2013年与吴文辉共同推动成立腾讯文学,分别担任腾讯文学董事长、腾讯文学CEO;2015年3月,中国阅文集团成立后,程武出任董事,推动阅文及其子公司新立传媒和腾讯影业联动、动漫、游戏业务。

程武在内部信中对吴文辉创始团队表示感谢,同时表示有信心推动阅读升级为"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":包括IP培育升级能力和综合阅读以及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。同时,通过商业模式升级,将打开更加多元化的价值空间。

虽然双方的工作交接看似和谐,但从行业角度来看,在股价低迷、业务增长乏力的情况下,读数出现重大调整也就不足为奇了。"阅文集团高管离职的核心原因在于资本与创业者之间的矛盾,这也是企业经常面临的问题。对于创业者来说,他们希望公司能够长期稳定发展。但对于资本、业绩和创业者来说,资本市场的业绩是第一位的,盈利才是核心。"曹海涛告诉中国时报记者。

付费阅读市场见顶

阅文集团的亮点是2017年,当时成功上市的阅文集团成为市值最大的网络文学上市公司.在大股东腾讯的支持下,华夏阅读股价飙升至每股110港元,市值高达700亿港元。但截至4月28日收盘,阅文集团股价收于每股36.55港元,最大跌幅为66.78%25。究其原因,与阅读表现不佳不无关系。

在线阅读和版权运营一直是阅读的两大主业。网络阅读业务包括付费阅读、网络广告和第三方游戏发行;版权运营来自影视制作、发行、授权改编、游戏运营和纸质图书销售。财报显示,中阅集团2019年总收入83.5亿元,同比增长65.7%2525;实现净利润11.1亿元,同比增长21.9%2525。网上业务收入37.1亿元,同比下降3%2525,同比首次出现下滑。文章称,原因在于腾讯自营渠道和第三方平台持续减少付费阅读收入。

版权运营等收入同比增长283%2525,达到46.4亿元,占比首次超越网络阅读,成为阅读新引擎。同时,免费阅读随着网络阅读的兴起,2019年网络阅读的竞争将更加激烈,趣头条、阿里、爱奇艺等巨头,以及连尚书、米读小说、奇毛小说、番茄小说等平台纷纷涌入陆续推出,大部分都实现了免费阅读模式。动作比较慢。

关于阅览群接下来的阅读模式变化,记者向阅文群询问。相关人员表示,"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信息"。

"免费阅读从2018年开始流行,但还是用免费来吸引流量,然后通过广告和投放实现增值服务。这其实是两种付费阅读模式。免费阅读一些小众垂直内容的利润空间更大,相对于付费阅读模式,也有可能过度向酷炫、长篇文章转变,阅读的主要原因是付费阅读的天花板已经出现,衍生出更多的IP衍生品。还没有达到货币化的渠道。"娱乐圈评论员张树乐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分析。

在IP的实现上,阅文集团特别关注IP视频和电视。2018年,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信立传媒100%25股权。收购新立后,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大幅增长。2018年突破10亿,同比增长160%2525;2019年营收44.2亿元,同比增长341%2525。虽然收入大幅增长,但随着版权收入的增加,制作成本也大幅上升,版权毛利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。2017年至2019年三年,阅读文学版权运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1.3%2525、35.6%2525和34.1%2525。

张树乐认为,影视剧收入与网游、直播、短视频等泛娱乐产品的收入一直存在较大差距。IP影视虽有爆款,但仅限于从网络文字到热播剧的单一转换。IP衍生需要的是在游戏、人偶、玩具,甚至主题公园等更大维度上传播和传播周边的链条。吸金,然后成长为真正的超级IP,类似于漫威宇宙,在中国整个IP衍生领域从来没有实现过。

"雷丁的IP视频制作做得不错,但公司盈利基因不强,需要大调整。因为有的创业者获取用户能力强,有的创业者转化能力强文字团队产品和内容制作能力强,但不擅长销售,腾讯调整的核心是加速变现,虽然有腾讯视频这样的平台,但腾讯需要加强内容制作。在目前影视业不景气的情况下,接下来就是要占领市场。"曹海涛相信。

相关股票